美媒关注中国服装厂引进机器人:26秒服装产一件

 新闻资讯     |      2019-01-18 11:59

  (原标题:美媒关注中国服装厂引进机器人:26秒产一件T恤 成本33美分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参考消息网9月1日报道彭博新闻社网站8月30日刊登题为《中国抢到了美国的廉价机器人劳力》的文章称,“美国制造”很快就将出现在一家中国公司在小石城生产的T恤衫标签上。

  文章称,总部设在中国东部苏州工业园区的天源服装有限公司将于2018年初在美国阿肯色州开设一家投资2000万美元的工厂,而工厂的员工将是美国亚特兰大的自动缝纫技术公司出品的330个机器人。据自动缝纫技术公司和天源服装公司估计,这家工厂每年将生产大约2300万件T恤衫,而据自动缝纫技术公司的首席商务官皮特尚托拉说,每件T恤衫的成本仅为33美分。

  今年7月,天源服装有限公司董事长唐信宏在对媒体谈起这家工厂时说:“在全球范围内,即使是最便宜的劳动力市场也无法与我们竞争。”天源服装有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服装制造商之一,也是阿迪达斯、阿玛尼、锐步等大品牌的供应商。

  日内瓦的国际劳工组织(ILO)先进制造业研究员张在姬(音)说:“天源公司的故事告诉我们,阿肯色州这家工厂生产的每件T恤衫的劳动力成本是难以战胜的。”这些机器是天源等中国制造商用来克服工资上涨、员工老龄化等不利条件的新一代工业机器人之一。在过去五年里,随着中国的劳动力人口减少,雇主每年要上调工资10%以上,以吸引教育程度更高且更加年轻的员工。

  文章称,服装行业的自动化速度一直慢于汽车、电子产品等行业。尚托拉说,研制一种能够像人手一样灵巧地操作和缝纫布料的机器人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工作。在一件正装衬衫的胸前缝制一个口袋就需要大约78个独立的步骤。自动缝纫技术公司首席执行官帕拉尼斯瓦米拉詹说,这很难,但这种机器人即将出现。他说:“我们将在五年内推出这种机器人。”

  天源服装有限公司在阿肯色州的工厂将成为第一条使用自动缝纫技术公司机器人的服装生产线。在距离产品目标市场更近的地方建厂将有助于天源公司更快地迎合需求。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徐迎新说:“快时尚正在改变传统服装供应体系。消费侧的变化使得我们必须贴近消费者。”

  天源服装有限公司并不是唯一在阿肯色州建厂的中国企业。在这些企业中,旗下拥有Sandro、Maje等品牌的山东如意科技集团于今年5月宣布,它计划向福雷斯特城的一家自动化工厂投资4.1亿美元,将当地种植的棉花纺成纱线。国际劳工组织的张在姬说:“如果不考虑劳动力成本的话,美国无疑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生产基地。”

  文章称,不过,许多服装制造商还是不愿迁离中国。在过去二十年里,服装行业已经在中国建立了庞大的纱线、染料、纽扣、拉链和辅料供应网。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徐迎新说,中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大服装出口国,年出口额达到1700亿美元。

  【延伸阅读】港媒:内地农民利用无人机喷农药 缓解农村劳动力短缺

  参考消息网4月30日报道港媒称,中国北部地区的农民4月已使用无人机在其果园上方飞行,弥补不断加剧的劳动力短缺状况,并在这一过程中实现生产力的显著提高。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4月27日报道称,约12架无人机以每个果园约10分钟的速度在山西省吉县为苹果树喷洒农药,这相当于人力效率的15倍。

  报道称,每架无人机的机腹载有一箱杀虫剂,它们在计划路径的上空飞行,由操作人员遥控。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报道称,60岁农民刘鑫柱(音)的儿子在城市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他的妻子健康状况不太好,不足以承担密集型的体力劳动。刘鑫柱无法凭一己之力照看自家1英亩的苹果园。他说:“无人机是老天爷赏赐的宝物。”

  农业部的一位科学家说,无人机的作业成本显著低于雇佣农场劳动力的人力成本。

  报道称,随着年轻人离开农村,到城市找工作,数年来,农场的工资已上涨。

  刘鑫柱说,用无人机在其1英亩(约合6.07亩本网注)的果园上空喷洒农药需要花费1000多元,比请一名农场工人的工资少。利用无人机还避免了人们意外吸入有毒的农药。

  一些政府专家认为,农业无人机在大陆的市场潜力可能达到每年1000亿元。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报道称,据深圳的无人机制造商之一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全国约有200家专业的无人机植保服务队为农民提供多种服务。

  报道称,中国政府希望,大规模使用无人机还将减少使用杀虫剂和化肥,从而能够发展更环保的耕作方式。服装(编译/胡婧)

  2017年4月25日,在山西省临汾市吉县柏山寺乡西岭村,企业植保服务团队的无人机正在起飞。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参考消息网3月23日报道 美媒称,世界各地新兴经济体的经济不平等现象正在加剧,但有一个例外。

  据美国石英财经网站3月22日报道,美国康奈尔大学和中国北京大学经济学家最近联合进行的调查显示,中国的收入差距正在缩小。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收入不平等状况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头10年因迅猛的经济增长和城市化而急剧扩大后,在2010年左右达到拐点。自此,这种不平等现象一直在小幅但稳步地缩小。

  数据显示,1995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349,2010年达0.533,2014年回落到0.495。基尼系数是经济学家最常用的衡量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方法,该系数越高则意味着不平等现象越严重。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西蒙库兹涅茨因提出以下假设而闻名:对工业化国家而言,收入差距最初都会扩大,但最终会随着人们变得更富裕而开始缩小。收入差距扩大是因为移居到城市的农村劳动力赚的钱比那些留在农村的人多城市工作比农村工作更高效。然而,最终随着大量人口在城市获得较高工资,不平等现象开始减少。与此同时,农村劳动力的收入也开始上涨,因为留在农村的人口数量大幅减少,劳动力供应减少了,人们对收入的议价能力提高了。

  康奈尔大学和北京大学的经济学家认为库兹涅茨的设想很好地反映了中国的实际状况。他们还认为,政府的干预,比如最低工资规定和社会福利状况的改善,可能也对缩小收入差距发挥了作用。

  除此之外,研究人员还考虑了衡量不平等的其他方法。几乎每一种衡量方式都表明,重庆时时彩投注平台:中国的收入差距自2010年以来或是缩小,或是处于稳定状态。但也有人担忧,该结论也许低估了不平等的程度,因为中国富人越来越可能隐瞒其收入。

  报道称,中国沿海地区居民与内陆地区居民之间生活水平的差距依然非常大。为使中国快速的经济发展涵盖更多人群,收入差距正在缩小,这个明显刚开始的趋势需要在未来几十年里延续下去。

  【延伸阅读】外媒: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一去不返 招工难成全国现象

  参考消息网2月20日报道外媒称,不少珠三角企业用工荒的背后是中西部地区经济加速发展、就业空间加大、新生代农民工价值观改变等时代背景。另一方面,沿海地区产业结构升级迟缓、企业用工优势不明显、外来工权益未能得到很好保障,同样是个中因素。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20日报道,“现在每家企业都一样,请工人越来越难。”在广州从事服装生意的新加坡永久居民、新马佳慧服饰公司(CSILOVE)创办人陈平说。

  陈平正在为招聘职员一事伤脑筋。与不少珠三角企业一样,他也面临招工难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从春节前职员纷纷返乡开始,一直延续到年后或是仍不愿回到广州上班,或有年后另择岗位的打算,企业的用工状况持续紧张,涉及岗位既包括服装门店的销售人员,也包括工厂的质检、车间工人等。

  陈平在新粤两地经营服装生意多年,见证了中国工人市场近10年来的变化。他告诉《联合早报》,他所在企业的服装销售人员,初入职者底薪约为2500元(人民币,下同)至3000元左右,加上提成可达约5000元,但招聘仍是相当困难。

  部分行业“招工难”已是老话题,每年春节后在各地人才招聘市场固定出现。在各地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加工制造企业里,普工短缺已成行业常态,技能型人才也持续紧缺,这一现象过去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的沿海地区,现在早已向中西部蔓延,成为全国现象。

  用工荒的出现有多方原因,其背后是中西部地区经济加速发展、就业空间加大、新生代农民工价值观改变等时代背景。另一方面,沿海地区产业结构升级迟缓、企业用工优势不明显、外来工权益未能得到很好保障,同样是个中因素。

  中国流动人口的数量正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国务院今年初印发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中指出,中国人口转移势头有所减弱,预计到2020年,流动人口有2亿人以上,到2030年,流动人口规模减少到1.5亿到1.6亿人次。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2016年中国流动人口数量比2015年减少了171万人,尤其是农村向城镇移民的脚步已经明显放缓。

  曾经支撑经济快速发展的廉价劳动力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中国各地每年均会上调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着力提高企业职工工资收入。

  根据人社部去年底公布的数字,上海最低工资标准达每月2190元,为全国最高,其次是每月2030元的深圳,但这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企业的用工问题。

  根据统计,在珠三角,今年春节后广州企业用工缺口超过18万人,佛山约为8万人,而深圳一向是珠三角用工缺口最大的城市,往年的节后用工缺口都在20万人以上。

  年年用工荒,年年都在考验企业的应变能力。东莞台商协会前秘书长阎海清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与往年相比,今年节后用工情况并未有所好转,不少东莞台商正在为此求助于人力资源公司,招聘技术工人、普工等岗位,以保证企业尽快正常运作。

  阎海清表示,近年来,企业工人的工资和福利不断在提升与改善,但随着中西部的不断发展,不少外来工在综合考虑子女教育、医疗保障、工资待遇等多种因素之后,还是更愿意留在家乡工作。

  “如果要挽留外来工,政府必须着眼于改善他们的社会保障。”阎海清指出,包括外来人员下一代的教育、医疗保障等,政府可考虑适当提供一些补助,令外来人员不至于需要为此支付比留在家乡更高的费用,这样或许还会有人愿意留下来,否则随着中西部经济的不断发展,沿海地区的外来工数量只会逐年递减。

  2月6日,两名应聘者在深圳宝安区沙井的一家中介机构查看招聘职位情况。当日是农历正月初七,春节长假还未结束,深圳的很多企业和中介机构就已经开门招工,但应聘者寥寥。新华社记者 毛思倩 摄

  参考消息网12月4日报道日媒称,中国第三季度的GDP增长也保持了6.7%,经济看起来还算平稳,今后的焦点是压缩钢铁和煤炭的过剩产能等结构改革,但最大的课题是由于压缩产能而富余出来的劳动力的出路。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11月29日报道,钢铁和煤炭一向是辽宁省的主要产业,由于经济低迷,离开家乡找工作已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

  在东北最大城市沈阳,27岁的理发师小左去年第一次去日本,不是去旅游,而是出国打工。小左是通过日本的技能实习制度居住在群马县嬬恋村的卷心菜农户家里。在收获的最繁忙时期,每天凌晨2点就得起床,半蹲着收割卷心菜,一直干到傍晚。经过7个月的实习,总共挣了1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7万元)。他的妻子去年也在北海道平取町的西红柿农户家里实习,小左回国后,用出国打工挣的钱和妻子在沈阳市中心开了一家理发店。

  报道称,在日本群马县嬬恋村有不少中国人打工,其中大部分来自东北三省的辽宁、吉林、黑龙江,其中辽宁的经济为负增长,是中国经济最低迷的地区。30岁的沈阳的公司职员边先生在大学毕业前一直生活在辽宁,他说,“高中、大学的许多同学都在北京、上海或国外工作”。

  从沈阳开车走上4个半小时,来到距中朝边境100公里的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会看到满大街都挂着“劳务”的牌子,这些都是运作出国打工的中介公司。一家中介公司的老板李先生说:“10年前也就10家左右,现在有70家以上。”

  据李先生介绍,在桓仁,上世纪90年代前期就有人开始去日本打工。看到打工回来的人盖房买车,于是大家都跟着去了。有一次喝喜酒,和李先生同桌的人全都有过到日本打工的经历。据称,当地三分之一的人都有护照,这一比例在中国农村地区显然是非常高的。

  报道称,桓仁没有煤矿,也很难吸引外面的人来投资建厂,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出国打工成了“主要产业”。前往打工的国家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现在又扩大到了非洲。李先生还开始在吉林省开展中介业务。

  报道称,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压缩过剩产能后怎样解决富余劳动力的出路,尽管政府安排了1千亿元作为安置基金,但停产补贴等临时应急措施就花得差不多了。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聂辉华认为,一直依赖钢铁、煤炭的城市只能将劳动力输送到中国其他地区或国外,按照“一带一路”构想,由中国企业涉足的海外项目也在增加,桓仁的情况也许代表了东北三省的一个发展方向。

  (原标题:美媒关注中国服装厂引进机器人:26秒产一件T恤 成本33美分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枕头里加点橘子皮,可以清热消炎,缓解上火导致的牙龈出血,体热烦躁。睡觉也能治病,可以说是很神奇了~

  最近高温酷暑,潮湿加重,装修污染集中释放。因此环保壁材硅藻泥越来越受到

  如果说医生负责挽救生命 那么 挽救生命的路上 他们负责与时间赛跑 母亲

  随着二胎政策的开发,小孩会越来越多,这标志着中国将全面迎来“二孩”时代!这意味着,未来的童装市场将在现有的状态下翻倍成长!小猪芭那,打造智能潮童领导品牌,妈妈的贴心品牌,孩子喜欢,家长钟爱,经销商不愁赚!959

  四、强大团队 全程护航:小猪芭那汇聚了优秀人员,为您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5月23日,石家庄市北新街小学的学生身穿用废旧物品制作的服装走秀。 新华社发(章朔 摄)

  而大童装则是要打动孩子,并且也需要妈妈的认可。因为,稍大的孩子已经有了自主消费的能力,但是仍需要家长买单,因此两者都要讨好。所以在童装经营上一些策略要针对妈妈的思维去考虑,比如:语言习惯、消费心里等等,这样才能获得销售的成功。

  冠军 亚军 季军 最佳台风奖 最佳表现力奖 最佳服装奖 人气小超模

  网络投票超过1000人气的宝贝,获得2019年度少儿时尚盛典入围资格。

  品牌名称公司全称MarColor上海马卡乐儿童服饰有限公司DANDYHE浙江丹顶鹤服饰有限公司idz浙江乔顿致品科技有限公司伊仕嘉浙江伊仕嘉服饰有限公司ROLL ROCK滚石服饰有限公司L Diamon bespoke温州大麦贸易有限公司观止GOOZI温州观止服饰设计有限公司燕织妆温州燕织妆服饰有限公司

  他们以专注的姿态、不断推陈出新,是定制品牌崛起的孵化器与后备军。

  为了服务好外迁商户,丰台区委区政府联合沧州市委市政府、沧州东塑集团共同成立了北京丰台-沧州(大红门市场)服务中心。据介绍,这个服务中心将通盘考量、合理安排,统筹两地协同发展工作,搭建丰台-沧州协同发展平台和大红门-明珠商贸城沟通对接平台,以对接、推介、宣传活动为载体,在服务管理外来商户、优化营商环境、生态环境建设等方面研究建立长效机制,加快推动服装批发产业由丰台向沧州的有序转移承接,实现两地良性互动的新格局。服务中心还将加强两地社会综合治理的深度交流,着眼商户需求,当好“娘家人”,跟踪服务外迁商户的安置工作,做实、做细、做深疏解与承接工作。加强市区联动、政企联动,全面引导北京服装批发产业链整体外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