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南宁某学校收服装170元演出服装费并要求写

 新闻资讯     |      2019-01-11 17:24

  人民网北京2月7日电 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学校乱收费问题,近期,一个家住在南宁市西乡塘区的学生家长,发帖反映了孩子所在的北湖北路学校一个违规收费的现象。据网友介绍,“为迎接上级的检查,学校组织学生参加舞蹈节目排练,并收取学生170元演出服装费。”昨日,西乡塘区就此发来处理结果,表示该校已把服装租用费如数退还给学生,两位指导老师也因擅自允许家长参与租用演出服装受到了校方的处理。

  去年年底,一名广西网友给南宁市西乡塘区委书记留言,以主题为“北湖北路学校乱收费”反映学校涉及的违规收费问题,网友发帖称,学校除了违规收取170元的昂贵演出服装费,学校还要求家长写份《自愿书》,意思说家长自愿交这些费用。网友直言,“为了学校的面子,学生不但要出人出力,还要家长开支这笔冤枉的费用,合理吗?”

  昨日,西乡塘区回复人民网网友留言督导小组就此事作出公开回复,表示西乡塘区委书记书记黄润斌同志高度重视,要求西乡塘区教育局进行了调查处理。关于北湖北路学校校园文化艺术节收取学生演出服装费问题,官方回复具体介绍,2011年12月16日,北湖北路学校举办校园文化艺术节。该校艺术节文艺汇演节目的服装租金由学校统一解决。期间,个别班级的部分家长要求指导老师给孩子一个上台表演的机会,并自愿承担演出服装制作、租用的费用。

  针对网帖举报的学校违规收费问题,西乡塘区回复表示,“为了不打击家长和孩子的积极性,指导老师默认了家长们自操自办行为。个别热心的家长代表在征得其他家长同意的前提下,自行联系制作和租用演出服装,并由他们自行收取、保管了两个舞蹈节目的相关费用,其中:舞蹈节目《花儿朵朵向太阳》,收取每位学生130元的演出服装制作费用;舞蹈节目《手拉手,祖国更美丽》,收取了每人40元的演出服装租用费。”

  据悉,西乡塘城区教育部门己责成该校立即就以上问题进行调查和整改,要求两位指导老师和家长代表将以上两个舞蹈节目的演出服装租用费如数退还给学生,费用从学校经费中支出,并向家长作出解释。2011年12月23日,该校已把服装租用费如数退还给学生。两位指导老师也因擅自允许家长参与租用演出服装受到了校方的处理。>

  『详细』

  你好!我们是南宁市西乡塘区北湖北路学校的众多家长。由于小时候生活困难,我们这辈子没读过什么书,所以让孩子尽可能接受到好点的教育是我们最大的心愿。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孩子的每一点进步都离开不了老师的教育。我们在衷心感谢老师的同时,也对北湖北路学校的一些做法深感愤怒!请领导就下列事情评个理:

  一. 近来该校组织学生参加舞蹈节目的排练,说是迎接上级的检查。孩子能参加表演固然是家长的光荣,但登台表演时的服装凭什么让家长买单?有一个节目的服装费收130元。这130元不是整套的费用,家长还需另买鞋子。另外一个节目收40元,鞋子家长也需另购。如此昂贵的服装,请问这服装就线元?况且学生掏钱买了的服装学生没有所有权,还得留给学校,合理吗?如果谁的孩子两个节目都参加的线元。如此下来,不知有多少个家长可以承受得了这笔开支?学校还要求家长写份《自愿书》,意思说家长自愿交这些费用。天啊,为了学校的面子,学生不但要出人出力,还要家长开支这笔冤枉的费用,合理吗?要求家长写《自愿书》,学校这样强奸民意,合理吗?学校老是说什么经费困难,相信在国家财力这么倾斜教育的情况下,学校的如此解释是苍白无力的!请该校在涉及收费问题上慎重考虑其合理性及家长的感受!!

  二.现在的学校教育是否已经取消体操呢?反正北湖北路学校近几年来学生都不需要做体操的。这样的情况是否符合有关规定呢?

  以上两个问题,是北湖北路学校众多家长要反映的大问题。社会要和谐,就是要把这些民情民意处理好。对违反有关规定负有责任的有关人员,请给予处理!希望领导百忙之中过问,尽快给我们答复。谢谢!

  网友,您好!对您在人民网上反映的情况,我城区党委书记黄润斌同志高度重视,要求西乡塘区教育局进行了调查处理,情况如下:

  2011年12月16日,北湖北路学校举办校园文化艺术节。该校艺术节文艺汇演节目的服装租金由学校统一解决。期间,个别班级的部分家长要求指导老师给孩子一个上台表演的机会,并自愿承担演出服装制作、租用的费用。为了不打击家长和孩子的积极性,指导老师默认了家长们自操自办行为。个别热心的家长代表在征得其他家长同意的前提下,自行联系制作和租用演出服装,并由他们自行收取、保管了两个舞蹈节目的相关费用,其中:舞蹈节目《花儿朵朵向太阳》,收取每位学生130元的演出服装制作费用;舞蹈节目《手拉手,祖国更美丽》,收取了每人40元的演出服装租用费。

  据了解,我城区教育部门己责成该校立即就以上问题进行调查和整改,要求两位指导老师和家长代表将以上两个舞蹈节目的演出服装租用费如数退还给学生,费用从学校经费中支出,并向家长作出解释。2011年12月23日,该校已把服装租用费如数退还给学生。两位指导老师也因擅自允许家长参与租用演出服装受到了校方的处理。

  北湖北路学校的前身是厂办子弟学校,学校占地35亩,现有49个班,2600多名师生。从2011年春季学期开始,皂角小学有6个班,300多名师生借用该校校舍上课。目前,该校新校区的校园道路硬化和绿化还在建设之中,另外还有23.125亩的运动场用地仍在征地过程中,学生暂时没有运动场地和活动空间。当前,城区教育部门和学校正进一步加大力度,配合有关部门推进征地工作,加快学校的硬件建设和学校发展,努力为学生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

  90网曝南宁某学校收170元演出服装费并要求写自愿书 引官方查处2012年02月07日08:43

  新加坡作为一个岛国,非常注重环保安全。1992年该国有了第一套PX装置,到2000年扩能至85万吨。随着中国大陆需求缺口不断扩大,新加坡裕廊芳烃集团投资24亿美元新建一套80万吨的PX装置,2014年投产,产品全部用于出口中国。

  本站为您精选森女小屋衣服贵产品,如发现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QQ微信:935196 邮箱:

  尽管经历9次降价,但是中国消费者仍然认为无印良品在中国越卖越“贵”。

  2、《模特职业艺术认定教材》具有专业性、科学性、系统性、训练性、娱乐性、表演性和创造性等特点,使孩子们通过学习模特锻炼勇敢、自信气质在今后学习、生活、工作环境中产生积极影响。

  发展-四季青服装市场正以双思教育为指导,认真贯彻以质兴场的方针,推进市场从量的扩大到质的提高这一转变,以取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为发展市场经济做出新贡献。

  PX是英文p-xylene的简写,中文名为对二甲苯。作为一种芳烃产品,其多为炼油及乙烯装置配套,是石油化工生产中非常普通的化学品之一。PX来自石油制品,可以大规模生产,生产成本相对低廉,因此可以保证人们能够享受到物美价廉的涤纶纺织品及服装,扮美生活。

  “板型不好穿起来就不好看。”王大孟说,从客人下单到生产部做纸样,每一个人体型和需求都不一样,只有有经验的纸样师傅才能做好“。对此,针对智能纸样问题,王大孟让文华制衣厂的纸样师傅全天候与IT公司的研发人员商讨并修改方案,希望可以通过程序语言,用电脑代替纸样师傅画纸样。

  “需要‘归拔’的如西装前片、后背、衬衫领面、领角,工艺师傅会首先完成,然后剩下的工序交给流水线。”王大孟说,“归拔”处理后的定制服装,穿上后整个感觉就不同了。 南方日报记者 王宁 叶永茵

  2、服装效果图可用水粉、水彩、素描等多种绘画方式加以表达,要善于灵活利用不同画种、不同绘画工具的特殊表现力,表现变化多样、质感丰富的服装面料和服饰效果。

  将白色宽边松紧带折进布条,叠好后放到裤腰位置,在五线秒不到,一个裤腰上好。不一会儿,谢蓝珍就将手边的20条童裤整理好,拿到拉腰机前锁边、压线。她告诉记者,再压下裤脚,今天的生产任务就算完成了。另一套机器旁,她的丈夫余效柱正在做最后的裤脚活儿。“做一整件比较好,不腻。在流水线上只做一个环节太单调了。”谢蓝珍说。

  男士外套春季2019新款韩版休闲皮衣夹克修身帅气机车服秋冬装潮流

  为了满足广大有意在艺术道路上继续深造的学生的需求,启德教育武汉分公司特别邀请了众...

  孩子穿上这款衣服,就好像自己畅游在宇宙里,在现实世界和虚幻世界里来回穿梭。除了对宇宙遨游的向往,孩子们还对电视里出现的火发射器等现代高科技产品充满了探索欲。这款CX经典童装上衣采取火印花搭配白色小星星,让孩子的遐想力也随着火在宇宙中驰骋。精挑棉与化纤布料柔软贴身,容易清洗且吸汗透气,为妈妈省去不少烦恼。除此之外这款上衣版型简约慷慨,搭配轻薄灰黑色棉裤或者复古水洗牛仔裤都很有型,充分顺应孩子在学校里穿。

  1、头部的处理要概括、简要,避免繁琐的细节,不宜过分强调面部细微的结构变化。头发是附着在头形上的,因此,在处理头发时要注意脑颅的体积结构及颜面和发际的关系。服装模特儿的发型讲究时髦,同时需要和人物的身份、服装的款式相谐调。

  12月12日消息,全球第二大太阳眼镜制造商Safilo Group SpA霞飞诺集团在宣布增资扩股后,股价遭遇腰斩,市值仅剩5000万欧元,不足四年前失去Gucci代理权时的十分之一,较2007年金融危机前的峰值跌去98%。此前9月26日,意大利公司宣布通过增发以募资1.5亿欧元,支持公司的2020发展计划,11月27日、11月29日和11月30日,集团董事会、集团大股东HAL Holding NV 子公司Multibrands Italy B.V. 、意大利监管机构相继批准了交易。并于12月4日,接获Multibrands Italy6240万欧元资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电商也需要技术人才。”杨忠海是珠岙村一家电商老板,2013年,他从义乌返乡,为家里的童装厂开设了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200万元。最令他头疼的,莫过于人才的缺失。“以前在杭州、广州等地,熟悉电商操作的人有很多,但回到家里就只能全靠自己带着几个人摸索。”杨忠海告诉记者,近两年,电商平台销售规则变化快,竞争商家多,人才、技术跟不上,很容易错失市场。重庆时时彩平台: